未分类

【上海电视节直通】 国产剧创作正期待下一个风口

By |2019-07-24T13:46:51+00:00一月 15th, 2019|未分类|

正在举行的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将于今天晚上以白玉兰奖的揭晓正式宣告收官。 作为一年一度国内影视行业发展的“风向标”,上海电视节显示着国产影视的发展境况起起伏伏。通过四天的观察,记者发现经历过阵痛式调整的国内影视行业,正在慢慢复苏,如何迎接下一个风口,成为大家当下最为关心的话题。 市场冷清依旧 “蛰伏观望”是多数 根据官方数据,今年的电视节共吸引了海内外超过200家影视公司设展,展商包括影视剧公司、播出平台、影视基地、技术服务公司等。从参赛参展数量来看,2019上海电视节共收到中外参赛作品近千部,相比去年的800多部有明显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总量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海外作品的增长。据介绍,今年有37部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剧目,报名参加白玉兰奖海外剧评选。 走进上海展览中心也会发现,在主馆两侧的核心展区,除了迎接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和“一带一路”主题展区之外,上下两层的展区一线影视制作公司屈指可数。虽然展区内不少公司的展台面积巨大,设计精美,但大多是新文化、华策/克顿、上海文广等本地和周边企业,即便有少量外来影视展商占据重要位置,也是腾讯影业这类“财大气粗”的影视行业新军。过去曾在上海电视节扎堆儿的全国重点影视公司,今年几乎都未在主展区设展。一家来自江浙地区的影视公司宣传负责人透露,往年该公司都会在主展区设展台,宣推公司的重点影视项目,但由于待播项目悬而未决,公司新开机的项目也是一拖再拖,因此公司放弃设展,仅保留了酒店商谈的常规参展方式,而这也是此次上海电视节大多数中小影视公司的选择。 题材困惑在继续   主旋律成大热门 上述中小影视公司的选择反映了当下国产影视行业的普遍状况。自影视行业政策调整,热钱投资退却,整个行业进入深度供给侧改革以来,国产影视剧产量从过去的狂飙突进逐渐减速,“限薪令”出台后平台收购价格下降,播出政策收严也导致影视剧排播变数较多。曾经靠“走量”来支持企业运营的中小影视公司,大多数急于将手头待播的项目“清理库存”,而对于新开机的项目大多持观望状态。 去年以来,什么样的电视剧能顺利播出,成为影视界最为关心的问题。古装剧、玄幻剧和经典翻拍剧,目前已成为业内公认的题材难点。现实主义题材影视作品受推崇,再加上新中国喜迎七十华诞,相当多一批反映历史发展沿革的现实题材作品出现在市场上。 以此次上海电视节为例,多家影视公司公布的重点片单均打出了现实题材的大旗,像耀客传媒推出《卖房子的人》《特战荣耀》,柠萌影业发布《小舍得》《猎狐》《二十不惑》《三十而已》,华策集团主推《绝境铸剑》《外交风云》《觉醒年代》《追光者》《平凡的荣耀》,腾讯视频围绕“我们的70年”这一主题,更是储备了近百部精品内容。 “过去我们对主旋律的定义有些偏颇,其实,用温暖的笔触讴歌时代、讴歌人民的作品才是当下的主旋律表达。”作为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剧单元评委会主席,导演高希希解释主旋律的内涵。此次入围白玉兰奖提名的电视剧作品中,《都挺好》《大江大河》《正阳门下小女人》《最美的青春》《归去来》《那座城这家人》几乎都是现实题材的主旋律作品,它们不仅创新了主旋律内容的表达,而且展示了现实主义创作的多样性。 题材红利未必准   做剧需要正能量 现实题材的扎堆儿,某种程度上是影视公司在追求更为稳妥的“保底项”。但现实题材作品一窝蜂扎堆儿而上,就一定能产出高质量的影视剧精品吗?《破冰行动》导演傅东育不以为然,在他看来,题材从来都不是局限影视人创作的壁垒,在他创作《破冰行动》前,业内普遍认为缉毒剧的尺度有限,需要突破题材的局限才能有所作为。“但《破冰行动》的成功恰恰并不在于题材的突破,而是我们真正做到了类型化的拍摄,从运镜的手法、剪辑的节奏和叙事的调整来实现这种类型化。”他说。 慈文传媒首席内容官马中骏也认为,“现实主义题材”和“现实主义创作”这两个概念需要厘清,“不是所有的现实主义题材都能叫现实主义创作。”据他介绍,这两年现实题材受捧,直接导致了现实题材小说的版权费水涨船高,“稀缺资源大家自然要抢”,但真正优秀的小说本身并没有那么多。业内往往认为,只要拍摄现实生活就能以题材的红利来置换播出和卖剧,也是一种明显的误区。 对于业内普遍认为已成“深坑”的古装剧,马中骏反而认为政策调控并不意味着“古装剧不能做”,而是“要做什么样的古装剧”。他认为,对古装剧的调控会存在相当长的时间,武侠剧的翻拍也会被控制,还是因为市场的过度消费。“只要你的价值观正确、传递出正能量的表达,古装正剧依然可以拍。对现实有观照,带着现实主义创作态度的古装正剧,政策不但不会限制,而且会给予支持。”《因法之名》编剧赵冬苓也表示,其实不应该把题材的正当调控视为洪水猛兽,“《因法之名》是对冤假错案进行平反的故事,从题材限制来看根本没法播出,但这个本子之所以能通过,是因为审核部门能看到你的用意是一个积极的心态,是以客观的态度去反映历史进程,这样的题材突破并没有受到阻碍,反而是一路通行。”赵冬苓说,对如今的影视剧从业者来说,真正需要端正的是做剧的心态,“我们一直在讲如何过冬,其实拥抱春天,还是要从自己做起。” (本文转载自“亚广协视界”,如有侵权立即删除)

征途是星辰大海:IPTV中小企业不完全生存指南(2019年 – 未来)

By |2019-07-24T14:13:00+00:00一月 15th, 2019|未分类|

混乱不是深渊,混乱是阶梯。 很 多人想往上爬,却失败了,且永无机会再试——他们堕落而亡。有人本有机会攀爬,但他们拒绝了。他们守着王国不放,守着诸神,守着爱情——尽皆幻象。唯有阶梯真实存在。攀爬才是生活的全部。 ——乔治·马丁《冰与火之歌》 本·霍洛维茨在《创业维艰:如何完成比难更难的事》一书中说: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对于企业家来说,一旦决定开始做企业的时候其实就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融资、盈利、上市都不会是最后的终点,只有离开企业才是放下的时候。 曾经和一位即将上市公司的BOSS聊过,在别人看来他一路走来非常顺利,每次都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但其实他自己知道:哪怕只有一步走错了,公司都可能会万劫不复。除了企业家本人,外人都没有办法理解其中的艰辛。 两个乞丐一起吃着讨来的馒头,其中一个看着远处的皇宫感慨说:做皇帝该有多幸福啊,能够天天吃馒头。另一个不屑的看着他说:你懂个P啊,皇帝怎么可能天天吃馒头?他肯定还能有粥喝呢! 作为本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需要声明的是:以下探讨的各个方向,绝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指点江山,而是希望抛砖引玉的为中小企业的老板们做些参考。但凡有一个点能够万幸说中,也算是为行业发展做出了点贡献。 关于未来(1):IPTV还是OTT? 虽然看着国内IPTV一步步走到现在,个人的职业成长也得益于IPTV的快速发展,但我必须要承认的是:合法合规的OTT所代表的开放电视生态才是TV大屏业务的未来。但前提是政策的许可,在目前日趋严格的政策监管环境下,仍然有着很长一段路要走。 基础设施决定上层建筑,IPTV和OTT最大的差别就是其依赖的基础设施的不同。 IPTV的基础设施是运营商宽带,是一种持续付费的服务,用户对服务的评价是持续性的。因此服务提供商需要不断在宽带基础设施上叠加上层建筑以提升其价值。也就是说,IPTV的业务基础是为宽带服务,其产品目标是受限的。 如果说IPTV“围墙花园”在技术实现上的封闭性是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那么其业务定位上的封闭性则是在出生第一天就已经决定的。 说人话:运营商是个卖服务的,特别在意用户属于谁这个问题,整天想着的就是怎么把用户留下来。SP自己想在业务里做个广告、给自己的业务导个流量啥的,那是别想了。因为用户是运营商的啊,凭啥我辛辛苦苦的做服务,最后你把用户给搞走了啊? OTT的基础设施是智能电视,是一种单次售卖的产品,用户对产品的评价是单次的。因此产品提供商只需要对本身负责即可,“一台电视随便安装应用的电视”反而是卖点。也就是说,OTT互联网电视和智能电视本身是非捆绑的,OTT的产品目标是独立的。 安卓系统、公众互联网只是OTT互联网电视开放性的技术基础,本质还是在于提供开放运行平台的电视机厂商与OTT提供商不存在根本的利益冲突,其产品开放性是天然的。 说人话:电视机厂商只管卖电视,用户就是个一锤子买卖的事,只要付了钱谁有空管你去干啥,最好永远别再来找事。即使电视机厂商做OTT那也是副业,因为买电视和用业务的根本就是两类人么。 IPTV是“以运营商为中心的围墙花园”,而OTT则是“去中心化的开放生态”,两者谁更有活力自然不言而喻。 说人话:在IPTV的用户流量是属于运营商的,所以业务怎么做也得听运营商的,天花板是运营商的业务认知而不是用户数量;OTT的用户流量是属于自己的,与电视机厂商无关,有流量后想做什么都可以,天花板是用户总量。 关于未来(2):IPTV现在做的事靠谱么? 虽然从长远来看,IPTV的天花板会远低于OTT,但贸然放弃IPTV转向OTT也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以现有IPTV收入作为现金牛养活公司,以较小代价、快速试错的方式尝试在OTT领域拓展业务将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IPTV业务2B2C的特点和OTT直接2C的方式必然会存在很大的差别,无论是内容版权、产品运营、营销推广等各方面遇到的挑战很可能是致命的,但在看得到IPTV天花板的情况下却依然固守,免不了会有些“讳疾忌医”的嫌疑。 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窘境》中描述了创新产品打入主流市场的过程。IPTV已经逐渐从当年的破坏性创新者逐步成为被颠覆的对象,OTT从技术、商业模式等个方面都已经开始步入主流市场,成为未来TV大屏业务的发展方向。 近几年IPTV的发展更多是在享受人口红利而不是新技术的应用。按照“二八原则”理论来分析,之前行业内的企业只是花了20%的精力就获得了80%的业务增长。关注业务质量、大数据分析、千人千面等提升服务品质的措施是产品逐步进入高端市场的标志,是在花80%的精力去博剩余20%的增长。 从个人观点来看,当产品开始关注精细化运营、提升ARPU值的时候,就表明快速增长期已经结束。 (1)质量监测,与其说需求不如说是习惯 声明:本人并不是反对做质量监测,只是觉得没必要为了追求全程全网的服务质量而忽视了更经济的解决方案。 有保证的服务质量一直是运营商的追求,这种追求个人认为来源于七号信令时代99.999%服务质量的承诺。 但这种追求在“永远的Beta版”的互联网时代并不适用。但面对刁钻的用户投诉,运营商自然希望能够“防患于未然”。